工作3年后才懂的道理:一線城市累在做事,三四線城市累在做人

每種活法,都有它的不易,也有它的光鮮。選擇的時候,認準了就去干,別糾結。只要做到四個字就夠了:不留遺憾。

01

這世界沒有所謂安逸,只是不同的累法罷了。

一線城市累在做事,三四線城市累在做人。能夠被看到的都是光鮮,背后的辛酸,只有當事人才懂。

我的同學老A,畢業以后到上海去做互聯網,現在混得也算風生水起。上次系同學聚會,開著奔馳去的。幾千塊的單,眼睛都不眨就買了。

好多人羨慕他家財萬貫,尤其是魔都的奢靡生活。許多在二三線城市的同學,最向往的就是大城市簡單的人際關系。小城市的人情,真的有種說不出的苦楚。

大城市,更多的是看中人的能力。人情關系,在更直接的業績面前,變得不那么重要。

老A的家庭出身不好,父母都是農村的農民,很多人一輩子,就做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活,很少走出山村。正因為家境不好,所以老A改變命運的想法,非常強烈。

就我知道的,他在上海工作的這幾年,幾乎就是無眠無休。9點到公司打卡,中餐外賣解決,晚上幾乎就是坐著最后一班地鐵,一個人回家。

有時候跟他微信,兩天都沒有回復,還以為他失聯了呢。后來才知道,是晚上和客戶喝酒,喝得胃穿孔進了醫院,打了2天點滴,才緩過神來。

如今,他在上海有車有房,也算是小有成就,成為同學中的紅人了。但是伴隨著光鮮體面生活的背后,卻是他每況愈下的身體,還有越來越靠后的發際線。今年見面,特么的,頭發竟然差不多白了一半。

老A還算幸運的,踩到行業的紅利,也算賺了一筆。

很多同學,同樣在北上廣打拼,幾年換一個行業,現在每天還是睡在出租屋里。該吃的苦也吃了,該掉的頭發也掉了,卻還是一無所有。

你羨慕大城市的風光,卻很難體會大城市的苦逼。

02

我的湖南老鄉栗子,畢業后在湖南株洲已經工作5年了。上個月來深圳找我,跟我聊著老家的變化。

房價漲了不少,已經7千一平米了。要知道這個數,在5年前可是天價。當他說房價貴的時候,作為深漂的我,露出了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。

我這里房價都7萬了好嗎?!

他在株洲,靠著父母的積累,已經輕松擁有2套房了,無任何貸款。全款買的,就是這么任性。

他平時上班,真的就是喝茶看報,非常清閑。每天真正花在工作上的時間,就2個小時左右,其他時間就是閑聊、上網、坐等下班。

我去,這樣的工作,說得我眼睛都紅了。

但是他跟我的聊天過程中,卻沒有透露出太多的幸福感。聽他仔細一說,我好像真的有點同情他了。

世界上有一種疼,叫閑得蛋疼。這種閑,不是忙里偷閑,而是極度空虛的閑。這種沒有目標感和意義感的閑,會逐步蠶食你的青春,一點一點磨滅你的激情。

最可怕的是,當你有點想法,想努力學習工作,更上一層樓時,你會被各種力量所拉扯,說不出,道不明,就是感覺很吃力。

當你想創新,做出一點牛逼的成績時,他們不會覺得你厲害,而是把你看成一朵奇葩。

反正餓不死,多做點事,也不會給你發工資,有必要這樣嗎?

還有就是各種勾心斗角,辦公室政治。栗子是個單純的人,最煩的就是這個。

吃個飯吧,首先要找準自己的角色定位,千萬不能隨便坐。過個節,也把簡單的節日搞得很復雜,你懂的。

平時要夾著尾巴做人,話可不能亂說,弄不好就得罪了哪個領導的親戚。

做出的功績,算在自己頭上30%就算頂配了。有時候自己熬夜做出來的作品,通報表揚,跟自己半毛錢關系都沒有。

下班以后,縈繞在耳旁的是熟悉的廣場舞曲。家長里短,雞毛蒜皮,把栗子逼得崩潰。

在這個環境里,人會被一種叫體制的東西裹挾,像被卷進一個漩渦,進退都由不得你。個體的力量和價值,會變得更加渺小和卑微。

如果你想做一只自由的小鳥,對不起,可能還在半空中,就被拍死了。小城市和體制帶給你安逸,也順便送了你一副枷鎖。

03

那么一定有人會問我,我到底要怎么選?

我只能說,選擇沒有對錯,只有得失。選擇的標準只有一條,就是不后悔。

我以前也在一家一線上市公司工作,薪水還不錯,能在深圳過得比較滋潤。但是偏偏不甘現狀,看到了互聯網新的機會,果斷辭職,離開了原來的老東家,自己出來創業。

創業很辛酸,每天睡前都在看數據,活得很焦慮。但是如果你問我:你后悔嗎?

我會毫不猶豫地說:不后悔。如果要我重新選,我也會這樣做。

這就是我們應該有的態度和活法。

所以,每種活法,都有它的不易,也有它的光鮮。選擇的時候,認準了就去干,別糾結。只要做到四個字就夠了:不留遺憾。


qt电子游戏 代理商